读何镜堂 进入店铺

读何镜堂

很久不见何镜堂学友了,从华南工学院(现改为华南理工大学)1960年毕业后直到2000年,我被评为设计大师时,在结束的见面会上,我见到了主席台上坐着一位满头苍白头发的评委,似乎面熟,同时,他也看见了我,只见他漫步走下台来与我握手时说:“我是何镜堂。”




时间真如开了加速的列车,猝不及防地沧桑了我们曾经的年轻,逝去了那哭、那笑,那稚嫩的日子,忽然间就变成了现在的我们!之后在漫长的日子里,各自忙于自己的设计工作,没有任何交流。因工作的需要,在有关的建筑杂志和书籍中,读到何镜堂的大作频繁地出现在祖国大地,上海世博会中国馆,从设计竞赛到建成,一直倍受众人的关注,当亲临展馆现场,那种喜庆的色调,磅礴的气势,引人入胜的造型,令人一震,我不禁大叫一声,好一个何镜堂,绝了!



再见到何镜堂院士已是20158月了,我带领一帮年轻建筑师,专程到华南理工大学拜访何镜堂工作室,了解了工作室累累的成果,站在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的精致模型前,我陷入了不尽的沉思。随手翻看他送来的《何镜堂传》、《何镜堂建筑人生》,眼前涌现那么多的成名作品,回来后又加以细细品味,无不感慨万千。





一曲感天动地的悲壮之歌——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扩建工程。


2003年,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经过13家设计单位竞赛,华南理工大学方案“和平之舟”一举夺魁,当时工程领导小组给出的设计理念是“牢记历史,不忘过去,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和平之舟”以“断刀”的造型,舒展的平面,将原有纪念馆有机的包容在新的纪念馆之中,何镜堂领导下的设计团队,创造出多变的建筑空间序列,依次将战争、屠杀、全民抗战到走向和平的内容,丝丝入扣地融于建筑空间之中,何院士以“场所精神的营造”作为设计的主导思想,将“基地曾经承载的惨绝人寰的杀戮、无辜遇难者的悲愤以及后来者的凝重思索”作为创作场所的前提,营造出“折断的军刀”、“死亡之庭”、“和平之声”等意境空间。从建筑材料的选配,雕塑精心的布局,环境氛围的营造,都体现作者高水平的思维和娴熟的技艺,看似信手拿来的形体却稳藏着多少辛酸和劳累,这哪里是在摆弄着线条,分明是在讴歌生命的永恒,吟唱一曲悲壮的交响乐!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建成震撼了国人,也震撼了世界的良知。



好一个“东方之冠”


2010年,上海举办了中国百年以来所梦想的世博会,世博会里集聚了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参展场馆,国内外各地区都以浑身解数,纷纷拿出最高水平的设计,那种神奇的五花八门的构思,令人难以忘怀。人们当然最关心的是中国馆将是什么样的,世博会组织者收到了3千个竞标方案,何镜堂领导的华南理工大学团队,以“中国器”为理念的方案,历经多次评审,一波三折,最后一举夺标,之后“中国器”在不断设计深化之后,易名为“东方之冠”。




“东方之冠”的精彩在于他是典型的现代建筑,却又是那么浓郁的中国风味,这是钢铁的组合,在冷漠的钢铁之内,蕴含着的是那么活跃,那么富于动感和喜庆的因素,张扬,却不失雍容华贵的中国气韵,“中国之冠”,精彩!


我们建筑界做设计最大的难点是传统文化元素的纳入。东方哲理内在的神秘,常人是难以驾驭的,何镜堂的团队,居然如此合理地把这一难题图解了,而且表现得那么明晰和彻底,难怪胡锦涛看了“东方之冠”后感慨:“这个馆很有中国特色!”2010年意大利著名建筑评论家卡萨帝认为“上海世博会中国馆是中国建筑设计的一个分水岭,开创了中国建筑设计的一个新时代。”


校园建筑设计领军人


时至今日,何镜堂究竟设计了多少大学校园恐怕不是上百也有几十个了吧,如此多的名校设计,能够集中出手在华南理工大学决不偶然。本世纪初,高等教育大发展,全国各有名院校纷纷改扩建原校址,新建新校园,创办各自的分校,千载难逢的机遇,迎来了何镜堂设计的井喷时代!在他领导的团队笔下,设计了华南师范大学、浙江大学新校区、重庆大学、南京工业大学、广州大学城华南理工大学新校区等几十所高等院校。在院校的设计中,他满满的填充着他的睿智,成就了他一生中一段伟业。难怪北京大学原副校长郝斌题词“校园新景物,一半属何公。”


前不久,利用拜访何镜堂工作室之便,参观了他的杰作:华南理工大学逸夫人文馆。




穿行于廊道、桥梁漫步于建筑透空的景观交流空间,深深的体味到设计师何镜堂和倪阳对岭南建筑风格的领会与实践,那种“少一些、空一些、透一些、低一些”的设计原则正是岭南建筑之精髓,人们游走于亦虚亦实的空间,领略水系外景与建筑的呼映,环境与建筑共生的情趣;高低错落有致的手法,将岭南风格、亚热带建筑的神韵表现得淋漓尽致,该建筑获得国家优秀设计金奖,被评为“国际先进水平”等荣誉,实至名归。


带着岭南建筑的神韵,结合不同地域的特点,何镜堂在之后的浙江大学等校园的规划和设计中,灵活加以运用,取得了辉煌的成果,令人感服。


何镜堂多次去过英国剑桥大学,体味着环境的静谧,徐志摩的康桥之别,也许给他带来对校园规划设计的情思,所以他的校园设计充满了动态和活力,同时给学子创造出那么人性化的环境,每一个建筑节点,都存在为教育服务的冲动。


何镜堂以及他所带领的设计团队成果累累,据统计,至2013年止,获得的奖项:

国家级41个奖项,其中金奖4项,银奖1项,建筑学会创作大奖8项。建筑学会蓝星杯中国威海国际建筑设计大赛银、铜和优秀奖24项等。

获省部级一、二、三等奖和创作奖46项。


能取得这么多的奖项,即使不是绝后,在中外设计队伍中,恐怕是空前的吧,人们把华南理工大学不断收纳建筑奖的现象称之为“华南现象”,而“华南现象”的成因,的确离不开何镜堂院士的开拓和努力。


何镜堂出生于193842,祖籍广东东莞,1961年毕业于华南工学院建筑系建筑学专业,以学业优异的成绩被推荐为研究生,师从名师夏昌世教授,可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缘,在夏教授的带领下,何镜堂进入了人生的转折期。


夏昌世教授1903年出生于广东华侨工程师家庭,1928年在德国卡尔斯普厄工业大学建筑专业学习,1932年在德国蒂宾根大学艺术史研究院获博士学位,后回国先后任铁道部工程师,同济大学、中央大学、重庆大学教授,19461952年任中山大学教授,后改任华南理工学院教授。


20世纪30年代,正是世界现代建筑兴起和发展的重要时期,德国魏玛市的包豪斯学校的成立标志着现代建筑的诞生,对世界现代建筑产生了深远影响。而此时夏昌世教授正在德国学习,受着现代建筑思想的熏陶,怀着扎实的现代建筑设计技艺,伴随着他的一生。也影响着一代他教育下的学子。


上世纪50年代,我国的建筑界设计思想是混乱的,主张传统和反对大屋顶的思潮反反复复,苏联的粗制滥造的建筑,深深地影响着我国建筑界,“民族形式社会主义内容”叫人摸不着头脑,这时夏昌世教授以一系列的作品,如华南工学院图书馆、中山医学院附属医院、华工化工学院教学楼等一批现代建筑破土而出,夏教授以精彩的实际行动,告诉人们,建筑应该如何走,应该以什么样的理念从事设计。


夏昌世教授与华工教授陈伯齐、佘敬南以及后来的莫伯治一起,潜心研究亚热带建筑的特点,并在实践中加以运用,形成名噪一时的岭南建筑派别,夏昌世以他的建筑成果和完整的岭南建筑设计理念,成为岭南派的泰斗人物,他不同于同辈权威,他们只是教育者或研究者,夏教授是优秀的教育和研究者,同时是伟大的建筑师。可惜,由于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总落实不到这位才华横溢的教授身上,他正直的为人和学识,以及有一个德国老婆成为受打击的借口,文革中饱受冲击,1973年经周总理批示回德国。


何镜堂是幸运的,他是夏教授第一个研究生,受到夏教授现代建筑技艺的真传,在研究生期间,何镜堂对建筑艺术如痴如醉。《聊斋志异》的作者蒲松龄名言:“性痴者志凝,故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世之落拓而无成者,皆自谓不痴也。”1964年,何镜堂到北京为研究生论文收集资料,在北京设计院,发现了一本《医院功能及设计研究》英文版的书,这正是夏教授指导下的研究课题,当时没有复印设备,没有任何可以省事的工具,借期只有三天,他没有犹豫,决定全本手抄下来,凭借一瓶墨水、一个小小的绘图笔,居然将60页的英文书,图文一起全都描绘下来,这是何等惊人的毅力和令人感服的痴劲啊!现在这本手抄本已然永远留在华南理工大学,成为建筑学院保留的“励志宝典”。何镜堂既是“书”痴也是“艺”痴,所以他“文”亦工,“技”亦良!


在夏昌世、佘敬南、陈伯齐、莫伯治先后相继去世后,岭南建筑的领军人物毫无悬念地落在了以何镜堂为首的精英们的肩上了。


何镜堂将他们几十年所积累的创作经验,归纳为“两观三性”的设计理念,即整体观、可持续发展观;地域性、文化性、时代性。何镜堂和他的团队,正是在这样的理念指导下,走南闯北,何镜堂所设计的大量校园和博物馆设计,以“两观三性”的成熟理念,强调了地域性、时代性的前提下,还隐含着岭南的活泼、空灵的风韵,走着以几何图形为主的现代建筑道路,在规律的后面,在几何块体下流动着神秘空间,如果把他们的成果用几句话来形容的话,我想是:奔放不失精巧,粗豪不乏细腻,深沉中现潇洒,含沉静于飘逸。


令人称羡的团队


华南理工大学大量培养研究生和博士生,仅何镜堂大约培养了70位博士生和研究生,三位博士后,建筑学院每年所培养的研究生和博士生中挑选至少三位留下,他们很早已经做好了人才储备,目前,仅何镜堂工作室人员近百,个个都是能打胜仗的高手。


何镜堂目前是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院长,也是建筑设计院院长,更是何镜堂工作室的掌门人,他的作风是严肃认真,一丝不苟,他说:“做一百个普通设计,不如做一个精品,哪怕一个小建筑也要创新创优。”


建筑师是一个很强调自我的行业,何镜堂就有本领将这么多的精英团结起来,攻克一个又一个竞赛项目,而且都留有发挥各自才能的空间,每遇一个重要项目,他们努力方向很明确:做一个好设计,写一篇好文章,争取一个金奖,以此作为进取的动力,他们就像一群斗士,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可以说,何镜堂不仅是一个能冲锋陷阵的将才,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帅才。正如有人说何镜堂是“专家中的领导,是领导中的专家”。评价十分中肯。


何镜堂院士带着已有的光辉,继续奋战在设计的第一线,努力推动着中国建筑设计向世界水平迈进,但愿“华南现象”变成“中国现象”。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伟业,增添新的光彩。


我国的航天事业发展已几十年了,航天建设也随之在发展,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和精神来为尖端事业服务,我们应该拿出什么样水平的实验室和厂房,来满足需要的同时,也为我们的研究者提供优美舒适的工作环境,看看何镜堂和他领导的团队的作为,思考一下我们缺少的是什么。省度一下过去,做好现在和将来。

何镜堂简介


何镜堂,建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193842生于广东东莞,1965年华南工学院建筑学研究生毕业,现任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总建筑师。兼任国家教育建筑专家委员会主任,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全国第九、第十届政协委员。


他长期从事建筑设计、教学和研究工作,创立“两观三性”建筑论,坚持中国特色创作道路,探索出产、学、研三结合发展模式,主持设计了一大批在国内外有较大影响的优秀作品,先后获国家和省部级优秀设计12等奖100多项,在《建筑学报》发表学术论文52篇,共培养博士、博士后76名。


他尤善长文化、博览建筑和校园规划及建筑设计,主持设计了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国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胜利纪念馆、天津博物馆、映秀震中纪念地、钱学森纪念馆、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731罪证纪念馆、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和澳门大学横琴新校区等一批精品工程。1994年获中国工程设计大师称号,1999年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自2001年以来先后获首届“梁思成建筑奖”、“十佳具行业影响力人物大奖”、“国际设计艺术终身成就奖”、“中国工程院光华工程科技奖”和“广东省科技突出贡献奖”。在中国建筑学会建国60周年建筑创作大奖评选中,以13项作品获奖成为新中国成立后获奖最多的建筑师。

©2019 北京飞航筑梦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京ICP备17072295号